……大概是死了

【安婶】生日快乐

嗯……给朋友的贺文,混个更
安定好难写啊,听了好多遍语音被小猫咪洗脑了
大写的OOC,避雷,避雷
甜甜的糖,写到最后我自己都被腻到了【
手机版圈不了人,总之音伪酱肯定会看到的啦【
小学生文笔,我是在憋不出了,真的好长时间没写东西了








少女对他的心思,他大概是知道的。
他被少女召唤出来的时候,是在等级偏低的战场上,少女的身后站着一队等级也很低的打刀胁差们。没等他把自我介绍说完,少女就拉上了他的手,低下头四目相对,他看到少女的眼里溢满了惊喜,期待,乌黑的瞳仁直棱棱映照出他的脸。
“是大和守安定吗?”少女的声音很好听,尽管已经有意平静了声线,
但是还能听出掩藏不住的喜悦。
“是的。”
“你真好看。”
“谢谢。”被人夸奖还是很开心的,况且是将来的主人。
“我喜欢你。”少女纯粹的声音听不出一点杂质。
“呃啊……”慌忙中,他记得他放开了少女的手,但下一秒又被握住了。
“抱歉……作为一把刀,我所能做的只是成为主上的得力助手而已,在战场上陪伴主上,与主上同生赴死是我的责任。”
“那……做朋友可以吗?”
“主上……”
说到底,也是十几岁少女眼里浪漫是一见钟情吧。
他也只是一把刀罢了。
————————
少女很温柔。
自从召唤他的那天起,除非去出阵当番,他一直少女的近侍,他对近侍的工作是没有多大兴趣的,还不如和他那个以前的同伴斗嘴来得快活些。但他也是认真完成近侍的工作的,少女问到他时,他也只是说“这也是职责的一部分呀。”
召唤他的那天,正好是少女的19岁生日,普通的女孩子应该会大哭一场然后发个誓咒咒他吧,但是少女只是笑着表示“能够理解”。
除了他以外,其他的刀,大约也是被平等对待的吧。可爱纤细的短刀都是摸摸头,撒娇了还可以得到一个抱抱。看起来差不多大的打刀胁差则是偶尔小打小闹,年龄看起来比较大的打刀,太刀,大太刀之类的,则是恭恭敬敬喊一声前辈或是XXX殿。
说是除了他,其实他多出的也是每天一句关于身体的问候。附丧神又不是普通人类,低级的神也是神,哪会这么容易生病。他心里觉得有点幼稚,也有点可笑,每天也就敷衍着回答了,终于有一天连少女也发现他的敷衍了,在眼泪的逼迫他他不得不每天认真回答了。
偶尔和以前的同伴打闹起来,少女也不会阻拦,只是站在很远的地方观望而已,观望的对象不是他,而是他那红色指甲的同伴。也许是眼神里羡慕的意味太强烈,连他同伴都感受到了。
“安定,是不是有人一直盯着我哦,我背后好凉啊。”
“没有,你瞎想吧。”他脱口而出。
他大概是默许了少女在背后偷偷看他吧。
虽然很不道德,但是被人注意的感觉也是挺好的。
————————
少女难得要回现世一趟。
临走前少女吩咐了要他整理书柜。其实也不算是整理,本来书都分类好了,只是把常年不用的书拿出来擦灰而已。
整理完第一排厚重的古书后,他随手拿起了少女经常翻看的一本书,当然,上面没有灰尘。
一张纸条飘了出来,在傍晚的阳光下反着光,照得他的眼睛有点疼。这张纸条似乎有着独特的吸引力,他盯着纸条飘到他脚边才弯腰小心把它捡起。
『写给一年后的自己:
生日快乐。
成为审神者一年多了吧。今天表白被拒了呢,真糟糕。什么主从关系啊……明明只想维持平等的关系……更亲密一些也好。明明是把他当成“人”来看的。
这么在意“主”吗?这么在意“前主”嘛,真是的。
明明是被爱着的。以前的主人也好,现在的主人也好。
抱歉,发了太多牢骚……那么此时的我,被他接受了吗,在一起了吗?衷心地祝福自己啊。
真的,真的好喜欢啊。
X年8月13日
一年前的我』
白色纸条反射出来的光直插入他的心里。
他好像发现了什么重大秘密似的慌忙把纸条叠好塞入原本夹着的书里。手忙脚乱中不小心踢到了桌脚跌了下来。
踢到尖锐的桌脚是很疼的,他没有踢过,倒是经常看到少女常在坐着挪动身子的时候撞到腰,每到这种时候少女总会捂着被撞的地方闷在被子里好一会,等出来的时候就如平常了。他捂着脚龇牙咧嘴了好一会,最终还忍不住笑了出来。
“哈哈哈……我真的是…好蠢呢。”
———————
少女的心思总是很容易就看出来的,尤其是在生日前一天。
吃饭的时候尤其不专心,夹了菜又放下,举着筷子在满桌的美食上空停了好一会最后才吃了一口饭。视线也是躲躲闪闪的,偶尔对上的视线,少女也是很快就躲开了。
“怎么了安定,你一直盯着我看哦。”
“没什么,只是在想着明天的早餐会是什么。”
“哦……”
如果是平常的少女的话,这时候大概会兴致勃勃地展开想象,讨论明天的早餐内容吧。
此时的少女右手拿着筷子悬在空中摇摆不定,左手却在手心里紧紧攥着袖子,硬是把好看的补料纂出了一道道褶皱,眼睛虽然是盯着菜的方向,可是已经好久没有移动过了。明显的,少女有心事。
少女没有把自己的生日告诉任何人,她知道,要是她把自己的生日告诉他们,以长谷部为首的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给她送上生日礼物吧。不过女孩子过生日,最希望的还是收到到自己在意的人的礼物不是么。
“安定……”少女唤着近侍的名字,却把视线转向另一边。
“怎么了,主上?”少女的心思实在是太好猜了,但是他不想直接说出来,一是怕别人听见,二是她着急的样子实在是很可爱。
“没……没什么……明天星期几?”
“星期六,怎么了吗?”
“主上,你脸上有饭哦。”
光忠直接从身后探出手来,拈走了少女脸上的饭粒。着实把少女吓了一跳。
“诶诶?吓到了吗?抱歉。因为我觉得这样就不帅气了所以就直接拈走了。”
“嗯嗯,没事的,光忠殿。”
“明天……星期六啊,怎么了吗?”看到光忠做这样亲密的动作,他几乎是抢着说话的。
“没……没怎么。”
———————
他特地等到晚上才敲少女寝室的门,难得的,今天他不是近侍。
“谁?”门内传来少女闷闷的声音。
“是我。”
“进来吧。”少女的声音一下子明亮起来,开门时少女的脸上似乎都写满了“期待”两个字。
走进寝室,他不忘了把门关上。
“今天的近侍呢?”
“贞酱吗……他被光忠带回去了。”少女寻思了一会。
“我来的真是巧呢……这个给你……自己缝的有点丑。”
少女抱着毛绒兔子并把脸埋在了兔子的肚子上,闷在里面说了几句话不过他没听清。
“嗯?……因为你很像兔子嘛,有点莽撞,也很可爱,很温柔……啊你怎么哭了…………哈哈哈哈哈”
“呜……你居然在笑!”
少女突然抛开毛绒兔子,环住他的腰,力道不轻不重,像是怕珍贵的物品一样,轻了怕掉,重了怕碎。
“你怎么把我送给你的礼物扔一边了……我会生气的。”他抚摸面前少女柔软的长发。
“呜……我现在不就抱着我的生日礼物嘛。”
“这样啊……我可没说把我送给你哦,明明是你主动送给我……啊啊啊别哭了,给你,给你啦。”他手忙脚乱地把手伸入少女的腋下,轻松把她提了起来,然后靠在他的怀里。
“我真的好开心。”
“嗯。”
“我一直以为你讨厌我,我还这么缠着你……”
“……”
“我还以为你爱的是冲田君来着。”
“……别乱想啦……你和冲田大人不一样。”
“嗯……”少女像是在确认前句话,又像是在为自己打气,两手扶住他的肩,嘴唇轻轻碰了一下他的唇,像是蜻蜓点水一般。然后又笑嘻嘻地握在他的怀里,伸手开始解他衣服的带子。
“嗯……让我猜猜,你下一步会干什么呢?”
———————
原来我是一直被爱着的吗?作为刀也好,作为“人”也好。

评论(7)
热度(30)

© 深海扛把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