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死了

喜欢?讨厌

没错周末我复活了
然后听giga的曲中毒了(不对
giga有毒!giga有毒!giga有毒!
然后又撸了个小短篇,神奇吧
OOC有
髭X婶
婶婶的第一人称
膝丸?是助攻+电灯泡担当💡
喜欢讨厌的歌词有
其实就是看了歌词才有脑洞的
如果你觉得和喜欢讨厌的小说很像那我也没办法,纯属巧合
因为我压根没看过小说
建议BGM——AV423221(其实就是原曲
来入giga神教吗












我,是一名,普通的女高中生
但是我的邻居却不普通,这造就了我,并不普通的人生
邻居是很早就搬过来的,在我还十岁的时候
一对年轻的夫妻带着一对兄弟。哥哥长得特别可爱,头发柔柔的脸也特别白,笑起来比女孩子还好看,弟弟左手拉着哥哥右手抱着一只布熊,眼眶红红的好像刚刚哭过,一脸委屈地仰着小脸盯着妈,一吃惊就张嘴露出两个小虎牙,也特别可爱
他们家姓源,哥哥叫髭切弟弟膝丸
现在呢?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弟弟是天使,哥哥是变态
我人生中有两个愿望,其中一个就是让膝丸当我弟弟,没事干摸摸他的头看他张嘴露出小虎牙喊姐姐,实在是天堂
可是他哥哥根本不懂什么叫天堂,变着花样欺负他,小时候的膝丸天天被他欺负地哭哭啼啼的但仍然天天粘着他于是髭切就继续花式欺负他
后来,膝丸长大了,比他哥还高,髭切就开始欺负我了
不,应该说,髭切从小就喜欢欺负膝丸和我,只是后来不再欺负膝丸转为一心一意,嗯,追我?
从小就看见他抱着一个望远镜往我这看,
反正每次我都是一句妈的智障糊弄过去的,对于他谈不上喜欢,也不是讨厌,不如说是讨厌稍微多那么一点
喜欢 讨厌 有中间选项吗?
髭切比我大两岁,膝丸比我小两个月,髭切上大学,而我和膝丸整天闷学校里乖乖啃着一本一本的教科书,碰巧的是膝丸和我一个班,每天到学校第一件事就是揉揉埋在书堆里的膝丸的头听他喊一句姐姐早然后拉开凳子翻书包,一天的好心情都在这里了
如果髭切能不掐准放学时间来学校门口逮我就更好了
他的大学离家特别近,也是非常好的一所大学,源家兄弟成绩都好,我的成绩还算能看,就在班级四五名晃悠我也心满意足了,膝丸是稳稳的班级第一二,他肯天天埋头啃书,跑步也快,喜欢他的女孩子在地上捡个石子随便一扔都能砸到一个,他的柜子就是用来塞情书的,他每天都小心翼翼地把情书全都装回家然后,交给他哥……问他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摇摇头说没有,心疼那些女孩子。他还对自己十分苛刻,立志不给他哥丢脸,然而他哥哥表示无所谓,不懂他的人打死也不相信他是个兄控
而我就十分普通了,除了永远也梳不齐的一头乱毛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不懂,他是怎么喜欢我的
似乎我妈特别喜欢源家的兄弟还指着他们家的门对着我说看见了没以后男朋友就要找这样的
我当时就一口水喷桌子上了


髭切果然今天也在门口等我和膝丸
他笑起来还是很好看,在校门口的樱花树下一个人低头玩着手机,突然往这里瞥了一眼,看见我对着我笑,随意披着的外套也跟着晃动,感觉,嗯,有那么点帅
他一过来就揉我的头,理由是我天天揉他弟弟的头,虽然莫名其妙但是我觉得还是蛮有道理的
他走路也不闲着,一遍踢着路上的石子一边晃着他的包
我走神了
他每天为了掐好时间一下课就泡在我学校旁边的星爸爸里,一个人点杯咖啡蹭着无线,肯定有许多妹子来搭讪吧,不过他说他都回答他已经有女朋友了
我问女朋友是谁他还笑着对我说是你呀然后被我骂了一顿
他每天在我学校旁边晃悠真的不会被附近的小混混给打了吗
妈的智障我瞎担心什么呢
眼看我差点就撞树上了他用手护着我的头给我拦住了
【诶……哦】我往后退了几步
【对了,果然还是住在松涛附近比较好呢】
【什么?】
【小孩就生三个吧♪】
【你??和谁】我一脸茫然
【和你啊】他笑得一脸纯良
【妈的智障】
【诶……你又说脏话了哦】
【妈的智障】
膝丸一脸的习以为常表示他哥干得好他很想要个嫂子管管他哥,再把他撂出去浪说不定真的会被打
【你肯定喜欢我吧】
【妈的智障,为什么】
他依旧顶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看着我,没回答这个问题



奇怪,今天髭切没等我和他弟
和膝丸在那棵树下等了半天依旧没看到那张一直微笑着的欠揍的脸
膝丸说我们回家吧说不定他忘了
我觉得也是,他到现在连膝丸的全名都记不住只记得喊小名喊宝宝喊弟弟
【膝丸你做我弟弟好不好】
【首先你得姓源】
【改名?】
【当我嫂子】
髭切你听到了吗世上只有弟弟好啊人家处处考虑一个智障哥哥不容易啊
【……着鬼话髭切教你的吧】
【不……其实我哥人也蛮好的,真的,嗯。真的】
【你瞎扯,那个人就是个抖S变态】
【而且你也喜欢他对吧】他突然把脸调过来,特别严肃地看着我,我被他看得不知所措
【为什么这样说呢】
【如果我是你我早就把他打一顿了】
【你不是喜欢你哥吗为什么要打他啊!】
【那个喜欢和你的喜欢不一样】
【我不管我不管!!】


结果到家了还是没有看到髭切,有点害怕,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
随意地转着笔思考着髭切跑哪里去了,突然打一个电话打来吓得我笔扔地上了
哆哆嗦嗦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七点半
【那个……我哥到现在还没有回家,你帮我找一下好吗,谢谢】
是膝丸的电话,我外套没穿就跑到了街上
街上风很大,有点冷,转了一圈又一圈还是没有找到这个人
他多大一个人了还能走丢,边抱怨着边走向校门口髭切经常呆的那棵树,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他一定在这里
不在……
高大的樱花树下空空如也,安静地仿佛能听到花瓣落下的声音
突然好想他
回家的路上没有他感觉少了点什么
正出神电话打来了
【找到了,在医院找到的,我们已经回家了】
【那就好】
没工夫细问扭头就跑回了家
寒风迎着面,似乎清醒了些


果然髭切是真的被打了,不,应该说没有打成
一到家膝丸就给我打电话告诉了我一切
髭切本来像往常一样泡在星爸爸里等放学,一个妹子来搭讪,他婉言拒绝了并说自己已经有女朋友了,然后这个妹子就不服了跳起来说你丫看不起我你别跑我找人来打你,说完她就拨了电话,然后髭切真的没跑兴致勃勃地看着她打电话,本来以为她就装个逼就完事了没想到真的有人来打他了,把髭切手机抢过来扔了然后拖进小巷子里【,其实髭切也蛮会打架,但是人家个个都是纹身杀马特贵族,带了十打几号人浩浩荡荡堵他一个能不怂吗,结果更厉害的是来打架的杀马特贵族太扎眼被路过的条子叔叔给逮起来了了,顺便把被害人髭切同学带走了去医院检查
听完这个故事我不厚道地笑炸了,太神奇了
膝丸听到我在手机里笑了整整十分钟之后跟我说他哥马上要来找我
我立马不笑了问他干嘛
他说他听到我说话带鼻音是不是感冒了
想到我之前外套没穿就跑了,应该是感冒了,于是我抱着一床被子钻到沙发里


是我妈开的门,在看到来访者是髭切时她立马跟髭切说她要跟源家妈,也就是髭切妈聊天不打扰你们了,孩子她爸今天值班,还对着我眨眼
髭切说好的也眨了个眼
我把头埋进被子,却被髭切抠出来了
他捧着我的脸对我说你就这么喜欢我啊为了找我都急得感冒了
【笨蛋谁想找你啊】
【哪个笨蛋把自己弄感冒了呢】他用拇指搓了搓我的脸颊
【呜……】
不知道为什么就哭了出来,莫名其妙好想哭,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我胡乱地用手抹这却被髭切从背后一把搂住一把按到他的怀里
【乖孩子,不要哭啦】
他还是一脸温柔得看着我,温柔的笑容与之前毫无两样
【和我永远地在一起吧】
【好……的】我抽泣着回答了,用头在他的胸前蹭来蹭去,他黑色的衬衫浸湿了一大片
我人生中有两个愿望,还有一个愿望就是蹭髭切的胸,现在两个愿望都实现了
【为什么现在才同意呢……早点同意的话你肯定很早之前就可以天天抱着我随便哭啦,不过我倒是希望你笑呢】他用舌头在我的脸上轻轻舔拭着泪痕,极其温柔地,慢慢地拂过每一寸皮肤【你笑起来很可爱啊】
【笨蛋……】脸上传来柔软的触感,痒痒的,看他闭著眼睛好像很享受的样子
【骂我一次以后就做一次哦?第576次】他用笔尖碰了碰我的脸颊
【笨蛋!】
【577】





我几乎是边睡觉边码字的,看到错字就来打我吧
我蛮想写源刀小时候的……听孩子气战争也中毒了
髭切真好吃
我老公就是好吃

评论(11)
热度(31)

© 深海扛把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