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死了

每天回家都看到我老公在装死

突然很怀念V圈于是把老歌听了一遍
然后就有了这个脑洞,神奇吧(个鬼
然后就是鹤婶,嗯
OOC有
现paro








推门一看,客厅里满目狼藉,一只白花花的鹤倒在血泊中


头上还插了一把水果刀,水果刀上还残留着中午吃芒果的汁液


地上有歪歪扭扭的红色字迹


“是田中先生……杀了我”


为什么又是田中先生?田中先生真的很可怜啊喂


憋住内心的吐槽向着空气说【我回来了】


本来想帅气地跨过这具迷之死鹤,却一脚踩进地上的血泊中


发出迷之“咕啾”的声音,


糟糕,这次的血好像很滑,顿时重心不稳,向前滑去却被这具死鹤给挡住了


【啊呀!】


发出奇怪的声音,扑倒了地上趴着的死鹤尸体上,那具尸体随即发出一声惨叫


【唔呣!】


摔在这滩软软的肉上真是一点也不疼,我拍拍他的头,顺着他一头被血染红的乱毛


【鹤丸国永先生,你不是被田中先生戳死了吗?】


【呜呜呜你欺负我】


【每天装死吓我的是谁啊】


【是田中先生!!】


又来了,每次到背锅的时候总是会扯上田中先生,辛苦你了,田中先生


【对了你平常都在单位里瞎搞什么呀】


他一愣,对着我嘿嘿嘿笑起来,用沾满红色液体的爪子拍了拍脸


【我不知道】


【昨天你们单位的一期一振给我他电话啦】


【他怎么知道你的电话的??!】


【全世界闻名的装死天才鹤丸国永谁不知道?鹤丸国永的妻子自然也有人知道】


【你糊嗦】


【他说,要是你再敢在门口倒血浆,你们单位的那个髭切第二天就要扛着刀来上班了,据说他的弟弟还有一把刀,特锋利的那种,杀鸡鸡都不叫一声就死了,我不知道杀鹤怎么样】


他的笑容瞬间僵硬起来,咧了咧嘴角摆摆手意示我起来


我才把包放下他就趿拉着拖鞋跑过来要抱抱


【好抱抱】


他把脏兮兮的脸往我脸上蹭来蹭去


【你干嘛,赶紧去洗脸】


【我是不是很讨厌啊】


【是的】


他掐了我的腰一把,【说真的】


【不讨厌啊】


【呜呜呜还是老婆最好】


他把脸凑上来就要亲我,我赶紧用手按住他脏兮兮的脸躲了过去


【我肚子饿了】


【好好好我去把菜端上来】


他乐颠颠地蹦跶着进了厨房,头上还插着一把刀


【你真的不用把刀取下来吗,我看着疼】


【没事不疼不疼】他对我爽朗一笑


感觉鹤丸像个家庭主妇一样,不对我想啥呢,明明结婚之前事都是我做的,但是自从升职了以后就不停地有加班家务也就由鹤丸包了,他也没什么怨言,还天天变着花样来吓我,是不是太惯着我啦


看着地上的血我拿起抹布开始擦,他才把菜全端上来看到我在擦地板就把我拖了起来


【干嘛】


【我倒的血浆我来擦,你去吃饭】我被他抱到了餐桌前


本来鹤丸是不会做饭的,自从他每天回家得比我早就开始习惯做饭了,而且特好吃


正在擦地板鹤丸发觉我正在盯着他看,伸手摆了一个V的手势对我笑,我赶紧把头扭了过去


怎么说呢,感觉很幸福




第二天推开家门发现一个超大的翻车鱼顶在门口


翻车鱼的嘴里咬着一只穿着粉红色围裙的鹤


鹤的脖子在嘀嘀嗒嗒留着血浆,他听到开门的声音一个箭步就扑了上来


【我回来了】我抓住翻车鱼的尾巴,他一个跟头抱住了我的腰


【哈哈哈,怎么样,吓到了吗?】他把大翻车鱼甩掉,然后笑嘻嘻地看着我


【你每天这么做不会觉得麻烦吗】


【人生可是不能缺少惊吓的呀,怎么说呢,惊吓是生活的调味剂】


【我可不想要这样的调味剂】


他无视了我的冷漠把围裙一扔说要带我出门吃
我说为啥他说我工作天天这么晚肯定很辛苦要带我出去玩一圈



莫名有点小感动,看着他已经提前换好的衣服也不像开完笑的,于是就跟着他出去了



走在街上他突然大喊一声【田中君!】



在哪?我想见识一下传说中的田中君



等等那不是他的下属压切长谷部吗?!为什么要是田中君??



长谷部君瞪了他一眼跟他说他还有事先走掉了



【喂这个田中君也太奇怪了】



【他是工作狂人,一心扑工作上,虽然有很多女孩子追他但是却没有女朋友,有点可怜呢】



可怜……吗


又碰到了传说中杀鸡不眨眼的膝丸君,真是巧合



他跟着他的大哥髭切



他大哥一看到我就对我说



【你是鹤丸的妻子吗】



【是……是的】莫名觉得这人有点可怕



【那么请你以后多关心他啦,每天看到他忙着惊吓别人和努力工作争取以最快的速度回家我们都很心疼他呢】



【喂!】鹤丸一百个不服



【哦呀哦呀,不是吗?】他对我瞥了一眼,然后眨了眨眼就跟着鹤丸吵了起来



每天都以最快的速度工作并回家吗



他们下面的对话我也没仔细听,恍惚着吃了饭就跟他一起回了家,半路上他一直问我怎么啦而我都是呜呜嗯嗯这样的回答



就连鹤丸也能看出我有心事,一回家就抱着我不给我走问我怎么啦



【我是不是平常没关心你啊】



【没有啊,你做的已经很努力了】他顺着我的毛,像是在安慰我



【是吗……】



【你是笨蛋吗,不准说这些话了】



【好……】




这天我推开家门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什么带血的鹤丸,他在厨房切菜



【啊呜!】他惊叫了一声跑出来看着我,从上看到下



我被他看得头皮发麻,说了一声【我回来啦】



【今天怎么这么早?真是吓到我了】



【我向领导请求不再加班说我家有个黏死人的大鸟等我回家喂呢】



【然后呢?】他一脸的好奇



【然后她就同意了啊】我耸肩



鹤丸立马扑了上来把我举了起来转了一圈【没想到我还有被你吓着的一天啊】



【快放下!】我拍他的左手



【嘶……】他倒抽了一口冷气



【抱歉抱歉!怎么了??】他把我放下我赶紧扳开他的手



【刚才听见开门声太激动切到手了】他把手缩回去不给我看



【为啥不告诉我】



【太开心了忘掉了】



【你是笨蛋吗!】



他望着我傻笑



我才是笨蛋啊,一直没能在意到你







写完这篇我真的要去写作业了,哭

还没有不动和物吉

输入法十分完美,码着码着就炸了

鶸输入法

哼,我要去找作业写完的爸爸了


评论(13)
热度(79)

© 深海扛把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