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死了

我的男友就算穿女装还是那么可爱

OOC有
鹤莺有
婶婶是个智障
髭婶怎么可以那么好吃!其实我是想写膝丸的但是并没有膝丸,写了我心疼
(?W?)我好像有个坑没填
不管了,是个短篇
走起!








我捏着一条超短裙换上髭切招牌式腹黑笑容对着髭切本人笑
他也对我笑
为什么变笑还会边抖呢


这件事发生在几天前
我趴在桌子上看见走廊有一阵风跑过
不,是一只鹤丸跑过
「鹤丸是个基佬」我望着躺在地上发呆的我的男友,髭切说
「我觉得不是啊〜」
「你过来过来看,他又给莺丸送樱饼了,八成是喜欢他」我招呼着髭切让他到窗口来看
「可是鹤丸国永怎么看都是直的啊」他用两手握成望远镜的样子盯着鹤丸看
「他喜欢莺丸,绝对没有错,我看出来了」
「咦,我还觉得他喜欢你呢」
「男人的嫉妒心哦,弱鸡,来打赌」我把他头扳回来让他看着我
「女孩子说话要文雅呢……赌什么?源氏的重宝是不会输的」
「还记得我前几天买的超短裙吗?」
前几天在网上看见一件超可爱的水手服,不过裙子太短为了好歹能遮住大腿我买大了两号,不过寄到的时候发现太大了不好穿
如果是髭切的话,即使有点小,应该可以穿?
嘿嘿嘿
「你赌输了你就去穿那条裙子一天,我输了穿你硬要买的那件女仆装一天」
「你就那么想看源氏的重宝穿裙子吗」
「我不管,反正你同意了是吧」
当天晚上,鹤丸就突然冲进我的房间,当时我正抱着杯子在地上滚,吓炸了好吗
鹤丸也不让我缓缓扑通一下就给跪了下来
「真是吓到我了 ,你干嘛!」我抱着杯
被子坐了起来
「主上!请把莺丸嫁给我」
「好好好」我瞥了旁边装死的髭切一眼「不过你为啥要跟我说直接上他不就行了吗?」
「如果主上同意了的话莺丸也不会拒绝的!而且……」
「我同意了!你快去找他!成功了记得报告我!」没等他话说完我就给打断了
鹤丸对我竖了一个拇指然后啪唧在我脸上亲了一口跑掉了
然后我回头望着髭切,他在笑
哦,迷之寂静
「穿上吧」我把裙子扔给了他,附带一条粉红条纹胖次
他还是挂着一成不变的微笑,可是手却在抖啊,脸黑下去了,在这里都能看见他头上冒出的青筋
「你就那么想看我换衣吗……为什么内裤也要换成女性的」
我乖乖跑出门外在门口待机
听见门内穿衣的时候布料之间的摩擦声我好兴奋啊!
不,我不是变态,于是我跑到鹤丸的房间里扒拉出了上次我借他的相机,哦,他不在,八成是在莺丸寝室吧
回到房间,他已经换好了,只不过是背对着我的
「哇你不要抱着我的被子你还没洗澡很臭的啊???」我抢过自己的被子
没有了被子的遮挡优美的身体曲线暴露无遗,由于是女式服装所以衣服仅能遮挡一点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透着粉红,又白又长的腿让我都自愧不如,仔细看着,由于上衣太短露出的肚子上还有紧凑的肌肉堆出的线条,
由于经常跑步腿上的肌肉也很结实,与女性的柔美的线条不同,是有凹有凸错落有致的好看的线条
脸上则由于刘海的原因投下一片偌大的阴影,不,不是刘海的原因吧,是黑掉了吧?黑掉了吧!
仔细一看脸颊还泛着微微的红
总而言之,我的男友,髭切,穿女装世界第一可爱!
于是我抱住了他的大腿开始prprprpr(划掉
「你不是想看我穿裙子吗」
「是啊」
他站了起来,短短的裙子只能包住臀部那一小块,于是他说
「需要我撩裙子给你好好看看吗?」
说着话的同时他脸上的阴影更深了,嘴角在抽搐啊
「不,我不需要了谢谢!」
有这条腿我就可以舔一辈子了
于是我跪着抱住了他的腰开始在没有任何遮掩的小腹上蹭啊蹭
「砍你哦?」他拿刀了啊!不过我没松手,他是不可能砍过来的吧
偏偏门好死不死在这种时候被鹤丸又一次打开了
「主上——我成功了!咦???抱歉打扰了!」
他迅速地把门关上了我还听到了微弱的一句年轻真好啊
髭切有比你小吗??!
「我要把它脱了哦?」
「好好好」我怕不让他脱他就真拔刀了
「你也脱」
「咦????」


第二天早晨我看见莺丸的脖子上有细小的吻痕
我也摸了摸脖子后面同样是昨晚才出现的吻痕






白天我会认真写作业的(?V?)
好想要膝丸啊好想要膝丸啊
没有的刀根本写不出来啊(泣

评论(4)
热度(53)

© 深海扛把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