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死了

情人节在家写作业的怨念,髭切乙女

不想写作业
不想写作业
不想写作业
脑洞
短篇
OOC
我要死了【躺
应该是乙女,婶婶是髭切痴汉
很多很多的吐槽
髭切真好吃
人称可能有点乱









清光说他昨天看到了一个很恐怖的东西
昨晚他正在月光下给安定的羽织上面用指甲油涂小猫咪的时候看见了一个东西
它一遍抓着火把一边放肆地大笑
还在屋顶上飞跑
他说他当时就懵逼了随手抓起旁边装着指甲油的小瓶子直接往那个玩意砸了过去
那个东西啊嗷一声就从屋顶上摔下去了并且扔下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还发光呢
那个黑乎乎的玩意上面有个发光的屏幕,屏幕上显示了一个叫联系人列表的玩意上面满满的情人节快乐还有一堆人类情侣的合照
清光抱着审神者往她怀里蹭
「呜呜呜那个东西好恐怖」
「哦呵呵……那个黑乎乎的玩意呢?」
「我拿起来戳了两下它就不亮了当时安定看到他的羽织准备来砍我我就用来砸安定了」
审神者摸了摸脑袋上昨晚被一个不明瓶子砸的包心里有点虚
「安定真可怜啊」
审神者给清光顺着毛,心里有点苦
手机坏了又被情侣秀恩爱还被学霸秀作业
我也好想找个人撒娇啊呜呜呜
难得发疯又被打了

门被砸了
安定抱着一个黑乎乎的抹布……不,以已经成灰了
清光看着那抹布灰突然一拍审神者大腿审神者啊嗷一嗓子又喊了出来
「安定你的羽织咋成这样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画的小猫咪有那么丑吗你居然给烧了!!!」
安定把灰塞了清光一嘴
「这不是你烧的??我昨天把羽织扔地上准备来打你回来一看就成灰了??!旁边还有个火把当时除了你还有谁你居然装傻信不信我剁你头啊噢啦」
「????呜呜呜呜唔……呸呸呸」
清光还没把灰吐完就被安定拉去常年没人的储藏室了
还把门给锁了
审神者趴在地上发怵
手机被砸了火把被扔了
啊……好无聊
今天审神者穿的是十四松卫衣同款于是她开始嚼袖子
难吃
啊不如去调戏髭切吧
她甩着袖子一路跑到了走廊上
初春的阳光很暖和
这种好天气就该去干些污污的事情啊
呸呸呸我在想什么玩意呢
你作业写完了吗
没有
呸呸呸我又在想什么罪恶的东西
审神者甩了甩头
嚯哟,髭切在那发呆呢
慢慢走到他旁边准备用袖子甩他一脸
妈个鸡怎么抽不回来了
他转过头,泛白的头发也随着拂过了审神者的袖子
卧槽他给咬住了
使劲抽回来
刺啦一声袖子划出两道痕
你丫为什么要伸出虎牙咬啊??!
他丫还冲我笑啊!!
「你站在那里呆了半天哦……怎么,是在想污污的事情吗?」
他顶着一张纯良的脸说出了如此可怕的……事实
天哪我要报警了这把刀好恐怖啊他怎么知道啊
不过好可爱啊嘿嘿嘿,审神者的内心在刷屏
「你往后面坐」
审神者抓住他的外套把他往背后扯,他撑着地慢慢地挪了过去
她背对他往地上一坐,躺了下来,头枕在他结实有肉的大腿上
男人有肉肉就是好啊好软好舒服啊
「这是……膝枕吗?」
他低下头望着腿上的人,看起来很好奇的样子
天哪这刀怎么可以那么可爱
「是啊」
审神者把头转了过去,脸埋在他外套的阴影里,细细看着他的腰
伸手捏了一把,肌肉结实手感真好
「……唔」
他眨了一下眼睛,似乎有点吃痛的样子,然后抓住了她的手腕
「不行哦……这里是肾噢,捏坏了你怎么办呢」他一脸的无辜
审神者捂住了自己的脸
他黄起来也好可爱
审神者把头埋在了他的大腿之间,闭上了眼睛
他伸出手把手套摘了给腿上的人顺着毛
修长的手指滑过发梢,从头顶一路顺到脖颈
审神者舒服得呜呜了两声,舒服得要发抖了
「诶……我裤子湿了噢」
说着话的同时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
什么卧槽裤子湿了?审神者一脸懵逼
「被你呼出来的热气给浸湿了呢」
审神者呼了口气,原来如此
「要不去床上躺吧?我抱着你给你顺毛噢」
好好好这是天堂吗
审神者想撒娇一下
「我要亲亲,不给亲亲不起来」
他不说话只是对着她笑
不肯吗,审神者刚想起来却被他摁下去了
柔软的唇覆盖在她的唇上
一个有着午后阳光气息的浅浅的吻
他抬起头,一只手伸到审神者的膝盖下面,另一只手环住她的背
直接公主抱了起来
审神者把头埋在他的胸前呜呜呜了起来
天哪好感动
髭切把头凑到她的耳边,呼出的热气让她耳畔通红
「不止裤子湿了噢,下面也是」
审神者只感到一阵眩晕
啊,是天堂吗
她默默拉下卫衣的帽子把脸遮了起来
髭切用脸蹭了蹭她发红的脸颊,小心把怀中的人放在了床上,把门关了起来

清光和安定默默地把墨镜摘了下来
「闪到我了」
「据说,今天是现世里的情人节」





不想写作业
不想写作业
不想写作业
我喜欢略微有肉的男孩子
十四松是天使!

评论(11)
热度(40)

© 深海扛把子 | Powered by LOFTER